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闪小说阅读网闪小说精品展示(14)  

2013-12-14 17:08:23|  分类: 闪小说、蚂蚁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爷爷的膝盖

                                             吴宏鹏

那次见到爷爷的膝盖,是在钓到那条鳗鱼的时候。

每年开春,爷爷就会到乌潭水库去钓鱼,可爷爷从来没有带过一条鱼回来。

临近小学毕业那年,爷爷郑重其事地约了我。

我们每天黄昏下钓,凌晨收。这天凌晨,水面还算平静,只是偶尔泛起一点涟漪,我们发现,一个浮子没入水中。

爷爷轻轻拉动丝线,丝线剧烈颤抖,我睁大眼睛屏住气盯着水面,突然,丝线拉不动了,爷爷嘘了一声,将线头递给我,挽起宽宽的裤管趟下水。这时,我就看到了那对膝盖。

爷爷解开被水草缠住的丝线,走上岸用力一拉,一条又粗又长跳跃扭动着的鳗鱼被扯了上来。我欢呼着按住鱼身,在那个年月,它等于我十年学费。

爷爷小心翼翼地把钓钩取下,然后双手抓牢鳗鱼,起身一甩,啪,水花溅到我身上。

我惊呆了,凄厉地喊:“爷爷!”

爷爷拍了拍手,微笑着说“爷爷也不想放了它啊,可爷爷不得不放。”

我带着哭腔,双脚直跺:“爷爷,你每年都这样吗?为什么?”

爷爷答非所问:“是啊,每年这样,累人啊!今天有鹏鹏在场做个见证,爷爷以后可不敢再反悔咯。”

这年冬天,爷爷去世了,那天,一向不苟言笑的父亲扶着爷爷的膝盖放声痛哭。

去年父亲过世的前两天,父亲单独和我聊了一些关于爷爷的往事,父亲最后说:“阿鹏,你要记住这个人,这个将你爷爷的成份篡改成富农,逼着你爷爷跪了三个月玻璃碎片的人!一定记住他!”

我不由想起那膝盖和鳗鱼,长年积淀于心中的疑团豁然而解。

我说:“爸,仔细想来,早在三十多年前爷爷就已经放下了。”

父亲叹了一口气。

 

以上作品均为作者授权转发,选自闪小说阅读网——精品阅读栏目:http://shxshyd.com/?action-category-catid-11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