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惩戒  

2012-06-29 22:35:00|  分类: 闪小说、蚂蚁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惩戒

               

            吴宏鹏

 

一觉醒来,惊讶地发觉两个人的内外衣服全不见了,外带丢了一把交椅。两部手机却还在,房门大开着。
      
幸好,屋里其它东西没有丢,我找了身衣服穿上,到外面察看,就发现楼梯口一把交椅上,静静地伏着一堆折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
      
衣服里,有我们俩一千六百多元现金,分文未少,还多了一张纸条:小心门户谨防盗贼,移出衣物以示惩戒。
      
好久没有和小嫚见面了,昨晚一高兴,都喝高了,竟忘了锁房门。
      
当小嫚打开纸条,脸色刷的变了:是他!
    
阿波 ?怎么可能?
      
他的字迹化成灰我也认得。小嫚跌坐在我拿回来的交椅上,右手张开插进一头秀发里,一下把它们弄得凌乱不堪。
      
我又惊慌又疑惑:大老远地隔市跟踪老婆到这里,并且进了我们的房间,他为什么不但不当场捉奸还玩这样的幽默?看小嫚那神色,一点儿也不像是夫妻合谋在进行什么计划,那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一起猜测了十几种可能,但是最终只有一个结果:不知道。
      
小嫚不敢和阿波联系,不敢回家,也不敢再和我见面,只能流落在外。
      
由于无法确知阿波的用意,我们就这样,一直在揣摩和恐惧中过着每一天。
      
一个月后,我形销骨立。

 

---首发《参花》20122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