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蚂蚁小说、闪小说佳作欣赏(五)用悬念构筑起来的闪小说-重游贾淑玲《重游》有感  

2011-09-23 14:04:59|  分类: 理论赏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悬念构筑起来的闪小说-重游贾淑玲《重游》有感
       
吴宏鹏
   《重游》是贾淑玲在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最后一轮冠军赛限时赛中荣获冠军的作品,如今重读,颇有感慨。时隔一年,当时情形犹历历在目,记得那段时间,曾想象着假如自己能走到决赛那一关,在3小时的限时创作中,是否能够顺利地完成一篇作品,为此,还做了一个试验,让人出题发到邮箱,然后从点开邮箱见到题目开始计时,结果,3个小时以后,一个字都没写出来。然而,三位进入决赛的作者,都按时提交了作品,而且都写出了水平,尤其贾淑玲,不但提前半小时率先交卷,而且在这么短促的时间内,还写出构思如此巧妙,情感如此细腻的文章,在这紧张时刻,能把自己的写作状态调整到这样的程度,不仅需要平时厚实的累积,更需要有不急不躁,从容不迫的心理状态啊。
    《重游》这个标题是大赛组织方提供的命题,读完这篇闪小说我们不难发现,作者将这个标题写出了双重含义,一重是故地重游,另一重是情感的重游。这是这篇闪小说总体构思的一个大方向的成功。而文章的成功之处并不仅仅于此,也不仅仅在于语言的张力,情感的细腻,其情节方面的布局,更是精巧,令人开卷则欲罢不能。作者匠心独运,用环环相套的重重悬念来推动情节的发展,这不能不说,它是独特的。
    文章以双重悬念开篇,“母亲失踪了”母亲为什么会失踪?一开始,作者便扔出了一个疑团,不容我们喘息,紧接着第二个疑团又来了:“父亲低着头抽闷烟,他说母亲一定在火车站。”母亲的失踪和父亲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那么肯定母亲会在火车站?这两个疑惑,将一路陪伴着我们,直到文章最后,才豁然开朗。

    文章第二段继续布下疑阵:“我在车站找到了母亲”父亲说的没错,她果然在车站,然而,他对母亲此次的失踪原因,既然了然于胸,却为何不亲自来把她找回去呢?母亲在故乡没有一个亲人,为什么还要用失踪的方式悄悄回去?在母亲、故乡和父亲之间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这一情节,是前面两个悬念的继续,它加重了我们心中的疑惑,引起了我们许多联想。
    在“我”的追问下母亲才说出是为了看一棵树,那么这又是一棵什么树,竟值得她这么郑重其事悄悄去探望?
    我们在一个个疑问中,迫切地想知道答案,我们迫不及待地往下读,然而,作者不仅没有急于给出答案,还再次把一个又一个悬念抛出来,母亲和我找到了那棵树,她并没有象自己所说的只是为了去看树,而是围着树转起圈圈来,她找到了一个隐秘的树洞,掏出了一个瓶子,于是,围绕这瓶子,更强烈的疑惑又产生了......我们只能耐着性子,读到最后。读完回头一看,才发现文章几乎每句话都带着悬念,旧的疑惑解开了,新的疑惑又来了,如此重重叠叠的悬念,后浪推着前浪,把情节推向高潮,这样的文字,每一字每一句均蕴含着大量信息,不仅体现了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也体现了闪小说一字千金的特色。

   “‘他是谁?’‘当年,他们两个一起走的,后来,你爸回来说他已经死了,我等了他五年才嫁给你爸。’我们的沉默中,秋风不停地吹。母亲打开瓶子,里面折叠的纸上写着一段话:我回来过,但我不是归人,我只是过客,我在那边有了家室,故地重游,只因为必须给你报平安。”原来,在故乡还有母亲的一份牵挂,原来,当年还发生过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这篇小说到此结束了,层层疑团一并被解开了,然而,我们的疑惑还没有结束,当年,在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令人荡气回肠故事。这个遗留的悬念,使我们在文章之外获得了一个巨大的想象空间。

    最后还有几句不是题外话的题外话:那就是贾淑玲的景物描写。贾淑玲在闪小说中的景物描写堪称一绝,总是寥寥几笔,便可勾出一个画面,虽然没有面面俱到,却能紧扣情节,场面特点突出,或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或适当留白引人暇思。如《重游》中的这一段描写:“那是一棵老树。母亲围着老树转了两圈,用那双粗糙的手在树干上抚摸,然后慢慢蹲下。母亲颤抖着手往树根下掏,我这时才看到那个隐秘的树洞。”笔墨重点还是放在人物和情节上,可通过人物的几个动作,结合那少得可怜的关于老树的几个字眼,我们的眼前,不由自主浮现出一棵树干粗壮,表皮粗糙,树根交错纵横地暴露在外的老树来。相对于撇开情节,另起炉灶的一大段描写,这样的笔墨显得灵动轻盈,内涵丰富,这样的场景显得动感活力,令人难忘。应该说,在闪小说这么有限的篇幅内,这样的处理方法是高明的,也是闪小说这种精短类小说所要追求的一个境界。

附原文:
重游  

贾淑玲
  
  母亲失踪了,父亲低着头抽闷烟,他说母亲一定在火车站。
    我在车站找到了母亲,她买了回老家的火车票。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回老家,她说她是孤儿,故乡没有一个亲人。在我的追问下,母亲说要去看一棵树。
    看着她头发上泛起的霜花,我含泪轻轻拥抱母亲,说:我陪你去。
  我们坐了两天火车才到母亲的故乡。那是一棵老树。母亲围着老树转了两圈,用那双粗糙的手在树干上抚摸,然后慢慢蹲下。母亲颤抖着手往树根下掏,我这时才看到那个隐秘的树洞。
  母亲的脸由紧张变成兴奋——在掏出一堆杂物后,她掏到了一个瓶子,瓶子的口是密封的。
  “这是什么?”
  “一个人留下的,他说回来如果找不到我,会用这种方式向我报平安,他果然没有死……”
  “他是谁?”
  “当年,他们两个一起走的,后来,你爸回来说他已经死了,我等了他五年才嫁给你爸。”
  我们的沉默中,秋风不停地吹。
  母亲打开瓶子,里面折叠的纸上写着一段话:我回来过,但我不是归人,我只是过客,我在那边有了家室,故地重游,只因为必须给你报平安。
  “闺女,我们回家,你爸还在等我们呢!”母亲的眼睛泪汪汪的。
秋风不停,母亲的脚步有些凌乱,我用同样凌乱的脚步陪她向前。身旁,落叶纷纷……     
        ——发表于《天池小小说》2011年5期,被《大南方小小说》总第6期收录,被《微型小说选刊》2011年13期、《小小说月刊》2011年8期分别转载。

摘自:046【贾淑玲.2011佳作展】《彩色的翅膀》等 十五篇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