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小说)独角牛  

2011-01-28 23:47:28|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角牛1990字符)

/吴宏鹏

   来了一群大学生,我是不会错过机会的,我给他们打了七折,还给每人派发一张七折优惠卡。

    周小帅就这样成了我这里的常客。其实他不姓周,周小帅是同学给他取的外号,他们说,周润发是大帅哥,简称周大帅,至于他为什么叫周小帅,你自己领悟去吧。我端详了他一会儿,不禁会心地笑了,是的,他是周小帅,太象了简直。

    我的陶吧,说简单些就是人人可以参与陶瓷制作的作坊,客人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制作流程,比如,从土坯到成品一条龙自己动手,或者,土坯阶段自己做,其它工序由坊里的师傅帮忙完成,等等。学生们大多选择全程自己动手。

    如果计算光临的次数,周小帅可多了,可要是按消费次数计算的话,他的消费次数为零,他就每次陪别人来,只做帮手,自己不消费。

    临近署假的一天,周小帅终于消费了一次,他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他做得很认真,认真得苛刻了,居然花了一整天做土坯,就做一只独角牛,做了扔扔了做,傍晚,他来到柜台前问我:我可以改天继续吗?我说可以啊,但是得补交一点钱。周小帅举起右手,张开手掌从前额到后脑勺快速地拂了一下,然后手掌就停留在脑后,歪着头,脸红红地说,可我没钱交了,那就算了。我犹豫了一会儿说,看在我们这么熟的份上,就不计较那么仔细了。你来吧。

     第三天周小帅来了,他又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把那只独角牛烧制成品。周小帅拿着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成果,左看右看了好一会,突然,砰地把它给摔了。

在新学期里,周小帅依旧经常出现在我的陶吧。但和前一个学期一样,一直没有消费。

    五一节那天,周小帅一个人来了陶吧,见他丝毫没有消费的意思,职业习惯使我凑近了他:为什么不动手呢,自己动手多有趣啊。

    会的,他微微一笑,我还会再动手一次的,我的老黄牛还没完工呢。

    可以看出来,你今天心情不错,为什么不现在呢?

    周小帅竟扭捏了起来,好一阵子,才红着脸说,不好意思,经常来这里没有消费,给你添麻烦了,为了把老黄牛做好,平时就勤点儿过来学些功夫。我每学期只能在学期末做一次的,因为我只有那时候才攒够消费一次的钱。

    其实我并不讨厌周小帅,听他这么一说,我猜想,他家里一定很不容易才供他上学吧,可他为什么那么煞费心机攒钱来做一头牛呢?好奇心起,我就灵机一动,来了个两全之策:呵呵,我说周小川,看你这么执着,里面想必有些缘故吧,不如这样,你来说说它的故事,如果它能把我打动,我就免费招待你一次,如何?

    周小帅先给了我一个很酷的笑脸,然后摇了摇头:我不想用它的故事来换取什么,真的。

    我想,或许我应该严肃点,诚恳点,再次要求他说说独角牛的故事,因为他的拒绝已充分地吊起我的胃口。

    我把周小帅请进吧台内,给他倒了杯水,在我的诚意感动下,他终于开口了。

    我来自山区,小时候是半个放牛娃,每天上学带着老黄牛上山,放学带它回家。十岁那年,有一次下大雨,路滑,我不小心掉入小石桥下的小溪里,是老黄牛将我驮上岸,救了我一命。

周小帅说到这儿,抬起头,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我,作为回应,我勉强点点头以示认同。这件事听起来似乎是个很老套的故事,我想。

    十三岁那年,我爷爷病了,我爸是个远近闻名的孝子,为爷爷的病不惜倾家荡产。我们那儿当时医疗条件很差,大多靠一些郎中号脉,开些中草药方治病。有个郎中开了副药,需要现取下来的牛角做药引,爸毫不犹豫地就把老黄牛带了上来,生生锯下一只角,当时我不顾一切冲上前,不料正赶上它负痛挣扎,一下踩上了我的脚丫子,脚丫子肿了一个礼拜,我赌气不上药,我依旧一拐一拐地每天上学,每天带上老黄牛,每当走近身旁,老黄牛总会伸出舌头舔舔我那肿胀的脚丫子,真是神奇了,我的脚竟然就这么给舔好了。

    打那以后,爸就对老黄牛另眼相看,我见他每次耕地,都不带鞭子了,也不吆喝,老黄牛呢,也很懂事,总是默默朝前走,从不怠懈,到了转角它就站着静静地等待,爸只需将绳子轻轻一抖,它就明白该朝哪个方向转了。那会儿,爸和老黄牛成了一对最默契的搭档。

    可是,可恨的郎中,他们不但没有治好爷爷的病,还多次打老黄牛的主意。我十四岁那年,那天刚好是星期天,一大早,当爸将老黄牛牵到门前大槐树下的时候,我撤开腿跑了,这一次,他们要老黄牛的心做药引,我知道我阻止不了,我不想看着它倒下,不想看着它痛苦挣扎,我跑啊跑,跑到小石桥,小石桥就在家门前能看得到的小山前面,我不敢回头,我怕,我怕看到老黄牛倒下的身影。

    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我才浑身湿漉漉地回家。妈妈一见面就说开了,老黄牛真怪,你跑开后它的眼睛就没离过小石桥那个方向,你爸你堂叔怎么折腾它都没有挣扎,直到眼看就要倒下的那一刻,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挣断绳子,朝小石桥狂奔,跑了老远才砰地倒下。

    听了妈妈的讲述,我默默地跑回我的房间。它看到了,我只顾想着它,不小心踩到一块松松的石头,又掉溪里了,幸好我会游泳,可老黄牛它不知道我会游泳啊,它看到了,它一定是想冲过来救我啊。

沉默良久,我说周小川,我也想做一头独角牛,你能帮我做好它吗?就现在。

-----入选湖南人民出版社《都市心情书系》——《都市流行吧系列》之《陶吧》

-----香港《大文豪》2011年7月第三期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