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说)心里的戏  

2011-01-27 21:42:21|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里的戏(1932字符)

/吴宏鹏

富顺县第一家演艺吧开张了。吧主是一位平时懒惰,上网积极的年轻帅哥。

这位帅哥就是我。

偶然间,我闯进一个网络虚拟演艺室,我一下就迷恋上了这种游戏。后来我就想,如果能在现实中开个演艺吧,或许会火爆。

开业后的这段时间,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火爆场面,甚至可以说,非常冷清,有时候好几天才来一个客人。

我仿照网上演艺室定下一套游戏规则,大意是,互不相识的两个或更多人,通过随机抽取或者自由选择搭配后,进入同一个演播室共演一出戏,他们可以事先商议,把大致情节定下来,也可以不商议,各人现编现演。这样一来,不论是谁都无法预知这出戏将会如何发展,如何收场,因为这正好印证了人生未来的不可知,使得这个游戏不仅有趣,而且显得颇有意义。

然而,由于冷清,这种有趣的搭配经常无法实现,常常是,一个客人来了,大半天等不到搭档,只好败兴而去。我必须想办法让我的生意维持下去,于是,我开始忙于替不同时间到来的客人牵线搭桥,预约时间。

这天来了一位外地口音的女士,大约四十左右年纪,皮肤白皙,长相却不敢恭维,长鼻子,小眼睛,宽厚的双唇稍微外翻,或许是虚火太旺盛的缘故吧,下唇边缘还有几处小小的类似伤疤的痕迹。我就奇怪了,玩这个游戏的大多是年轻人,她既不年轻,也不象是白领一族,怎么会有这兴趣?莫非走错地方,把这儿当戏院或者电影院了?

我向她详细介绍了游戏规则,并表示如果她是来参与的,我可以为她预约搭档。

她的回答令我吃惊,她居然不需要搭档。

唱独角戏,她竟那么自信,我不禁对她刮目相看,我想,搞不好人家是个专业人士呢。

我在吧台是可以看清楚每个演播室的,我在各房间安装了高清摄像头,这是为了录制,客人都希望自己的表演被录制下来,制作成光碟或者储存在U盘里。

她的演技出乎我的意料,非常笨拙,简直是小孩子过家家,她一人同时扮演三个角色,一会儿男人一会儿女人,一会儿又是小孩子。她演的内容很单调,情节几乎没有推进,就是些日常生活杂七杂八的东西,比如煮饭炒菜,三个人一起吃饭等等。

后来,她差不多每隔半个月来演一次,每次都是老生常弹,我发现她自己似乎也没有在游戏中得到什么乐趣,每次离开时总是紧锁双眉。这真是件令人费解的事。我想到一种可能:精神病患者或者潜在精神病患者。我不得不采取一些防患措施,因为,万一演着演着她突然躁动起来,闹出什么事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一天她刚来到吧台前,后面就跟进来一个男人,年龄与她相仿,身高不超过1.60米,头偏大,理了个短平头,鼻子又长又肥厚,开口说话时,一嘴黄牙又宽又大,他一进门,张口就是粗话:妈的,臭娘儿们原来跑这儿逍遥来了,难怪这几个月钱溜得比水还快!声音从她背后突然响起,她的手打了个哆嗦,立即收回正递上来的钱,也不言语,低头匆匆地走了,他就跟在身后,一路骂骂咧咧。

第二天发生的事是我始料未及的,我指的是整件事。

他陪着她一起来了。

他演丈夫,她一个人兼演妻子和儿子两个角色。

他们的表演把我的眼球吸引了,原因不是演技有多高超,也不是内容有多丰富,他们演的,还是先前那些内容:

妻子推了推丈夫,起床了,起床了,早点都凉了。

丈夫翻了个身,继续打呼噜。

妻子拍拍他的脸:喂,迟到了。

丈夫睁眼,懒洋洋地说:今天星期六谁不知道啊。

不对不对,她样子有点急,你应该猛地睁开眼睛,突然把我拉进怀里,吻我的额头一下,然后说,迟到我也不怕,就想多睡会儿。来来,重演。

他们就重演了一遍。

接下来是她和孩子的戏,再接下来是他起床,吃早点,然后孩子来到他身边,拉住他的衣角:爸爸爸爸我要逛公园。

去去,自个儿玩去,爸没空。

不嘛,我要逛公园,你答应过强强星期六逛公园的。

今天没空,下星期带你逛去。

不嘛不嘛,就今天去今天去,呜呜爸爸说话不算话,爸爸是小狐狸。

妈的,吵死了,滚一边去!他演得很自然,很逼真。

不许骂我的孩子,绝对不允许!不料她突然愤怒了,尖叫着,圆整一双小眼睛瞪着他,此时这张脸,显得有点恐怖,弄得他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现在究竟在戏里还是戏外。

空气在这一瞬间凝滞了,她就那么干站了好一阵子,然后双手抱头,慢慢蹲下:你知道吗,他从来不骂孩子的。

他尴尬地搔搔头皮:这这,哎,妈的都怪我这破嘴。

她就那样将头深埋在两腿间,良久才抬起头看着他,此时她的声音很柔和:我们回去吧。

还没演完呢,我会尽量演好的,相信我。

她摇摇头说,你愿意陪我来演,已经很难得了。

别这么说,只要你能开心就好。

她站了起来,拉住他的手:我们还是走吧,我刚才想过了,他是无法替代的,谁也演不好他,但是,尽管如此,不在的人已经不在,活着的人日子总得过下去啊,我不能老这么沉浸在对过去的追忆里,不能,那是不现实的,再说了,将来的日子里,有你陪伴,这是打着灯笼无处找的啊,我怎么可以整天愁眉苦脸面对你呢?

我终于明白了,这一瞬间,突然感觉他们长得特别耐看。

-----入选湖南人民出版社《都市心情书系》——《都市流行吧系列》之《演艺吧》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