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小说】酒窝  

2010-09-18 19:58:10|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窝
/吴宏鹏
  
我喜欢上迪吧,喜欢让自己的心脏,和着那动人心魄的音律放纵地舞动。在那一年,千禧之年的那个初春,我爱上了迪吧。
    
她的腿很美,修长、圆滑、柔顺,尤其那小腿,似乎为舞而生,每当她舞起,浑身便散发出一种魔鬼般的魅力。我就每次那么静静地品着香茗,吃着小点心,看着她用美腿带领身体,点燃青春,舞动旋律。舞池里总有一大堆男男女女的,可在我眼里却只有她一人,不论光线明暗,不论她旋转到哪个角落,我总能捕捉到她的身影。
    
你是一个独特的男人,不会跳舞却喜欢逛迪吧。她对我说这话的时候,露出一个深深的酒窝。
    
实际上我是更喜欢这对酒窝的,尤其在那一瞬间,一曲终了,音乐嘎然而止,她的动作嘎然而止,她一甩头,冲我嫣然一笑,那对酒窝,便在此时淹没了闪烁的霓虹灯,淹没了躁动的人群,淹没了舞厅的一切。
    
她说,先前来这里,是因为寂寞,现在是因为你,假如哪一天你离开了,就再也没这兴趣了。
    
她是通过他的介绍和我认识的。他叫云彪,云彪是我在这个北方小镇上的朋友,我们在生意场上有过几年交往,彼此颇有共同语言,一旦聚在一块,吃喝玩乐总是不分彼此,算是一对铁哥们了。
    
经过多方努力,凭着老爸的经济实力,我争取到一个美容保健食品的省代理权。和许多同类产品的经销商一样,我找了个试点展开前期工作,这个试点就是光明县。我把营销部设在县城中心,正好离云彪家不远,我想,云彪将来是可以担任光明县的地级代理商的。于是,她来了,开始是普通员工,但很快就变为助理。
    
这是本省一个边界小县,这里的森林覆盖面大,所谓靠山吃山,在光明人眼中,大山是个永远挖不完的宝藏,除此,他们根本不需要其它任何机会,所以,这里没有南方那些铺天盖地的广告小报,也见不到几家私企厂家。这样的状况,在我看来,它是一个尚待开垦的宝地,我的广告活动,将会为这个城市增添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在闲嗑中,云彪还告诉我,光明县有三大特色:一、光明人的三光,身上有点钱就吃光、玩光,身上没了钱就明着偷着去砍伐,大有将森林伐光之势。二、光明县离婚率长期居高不下。三、光明县的迪吧超级多,整个县城有两百多家。许多家庭分裂、重组的演变过程都是在迪吧进行的,对于这类事儿,光明人早已不以为怪。我最关心的是市场,我觉得我的产品在光明县是非常有潜力的,既然大家都喜欢交际,那么他们一定会注重美容。
    
可是,工作进展速度却出乎意料的缓慢,云彪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催急了,他就说这事儿不能急,心急吃不了烂豆腐,咱得有条不紊地来。有时候,计划好明天要干的事,他可以拖到一个月后。
    
我就这样在焦急苦恼的煎熬中和她一起走进迪吧。
    
她老公长年在外做生意,每月寄些生活费来,一年难得回家一次,独守空房的寂寞,使她成了迪吧常客。最近几个月,老公音讯全无,生活费也断了,她说我再也受不了了,原本想坚守的,为了儿子,可现在他竟然生活费都不寄了,一个女人家,叫人家怎么活?我对这个家已经死心了。她厥起嘴唇,仰头看着天花板。

   我避开她的话题,问了一个问题:你儿子会跳舞吗?

  哪会啊,才小孩子呢。

   将来呢?

   将来谁说得准啊,真是的。不过你这一问倒提醒了我,要是我离开这个家,很难想象儿子将会变成什么样子,真是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一天,云彪风风火火闯进来,将个箱子重重地往地上一扔,假的,全是假的,他说,所有店铺在同一天退货,他们说,工商来过了,你的货很假。
    
怎么可能?一应证件手续是齐全的,这一点,签合同的时候我是不会忽略的。我到几家店铺了解情况,他们说,证书也是假的。我拟了份传真,希望厂家寄来证件原件,厂家回复:无条件同意。但是等了一个月,就是等不到任何邮件。我不能再等了,直接带上产品和证件复印件找工商局去,确认结果:此货不假。
    
我满怀信心找来云彪。
    
不料,依然没有一家店铺愿意接受我的货,他们的说法几乎一致:谁敢担保,工商局这句话不是你花钱买来的?
   
工作无法开展下去了。
    
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返回南方老家,重新开始。其时已将近年底。
   
离开前一天,她连家都不回,一整天陪着我,这一晚,我们又去了迪吧,她的舞跳得不尽人意,最后干脆不跳了,就陪我喝酒。她说,过了今夜,以后再也不来这地方了。我说,瞧你,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来来笑一个,笑一个嘛,让我再看看你的酒窝,哎!我多想就这么醉倒在你的酒窝里,永远不醒来。
她苦笑:傻样吧你。
    
于是,这一晚我便醉倒在她的酒窝里。
    
第二年开春,我向厂家去电话发货的时候,对方颇为惊讶:你不是去年就向我方申请放弃代理权了吗?我们已经有新的代理商了。
   
我一下呆若木鸡,良久才反应过来:可以告诉我新代理商是谁吗?
   
光明县人,姓余,名云彪。
    
我没有写过放弃代理权之类内容的传真,我敢肯定,绝对没有。但是,有没有发过这样的传真,我无法确定,因为我的传真,一向不是我自己发的,代我发传真的人是我的助理,她。

-----入选湖南人民出版社《都市心情书系》——《都市流行吧系列》之《迪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