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转】评论:读马长山蚂蚁小说二题有感/田洪波  

2010-08-11 17:02:25|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马长山蚂蚁小说二题有感

文/田洪波

【转】评论:读马长山蚂蚁小说二题有感/田洪波 - 吴宏鹏 - 吴宏鹏

 

很久不写有关蚂蚁小说方面的评论了,但参与创作和评点的热情还有,并且也在密切关注它的发展。近来,拜读到闪小说的积极推动者马长山先生发表在《小说月刊》2010年8期上的三题蚂蚁小说,又有了说一说的冲动。这很让自己惊讶。一方面写评论有时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另一方面要吃透作品,找出论点,说出个一二三来,并不容易,有时原作者本人还不见得买账。但我想,事物大抵都有它积极能动的一面。作为闪小说的积极推动者,马长山先生的作品自然还是引人注目的。我想,产生提笔说两句的冲动原因,还是马长山先生的作品散发出的魅力。

蚂蚁小说(或者说闪小说)应该百花齐放,鼓励运用多种艺术手段,描摹大千世界的喜与悲,伤与痛。但我个人比较偏爱现实主义笔法,我觉得那更能引起读者的共鸣。马长山先生的这三题都是现实笔法,分别为《琳》、《再婚的难题》、《大舅的记性》。

《琳》以一个女主人公的名字命名,也就是“我”的妻子。初读以为是以琳为轴心,叙述一个与情或者爱有关联的故事。结果马先生却反其道而行之,以第一人称“我”的口吻来叙述,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读下去才发现我们读者都“上当”了。琳不过是隐藏在幕后的一个凶手。她在“我”即将被推进焚尸炉时,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是你把我逼到这一步的,我只好让你先走了。”而在这之前,“我”还一直认为她是一个傻女人,“我”使情人霞怀上了孩子,秘密转移了七百万资金,准备年底与她彻底分手。殊不知,这一切都尽在琳的掌握之中。她制造了要了“我”命的这场车祸,然后在即将与“我”永别时告诉了“我”事情真相。那么,她对霞又使用了什么手腕呢?作者没有交待,尽由读者去想象添充。这实在是聪明之举。我觉得作者的聪明在于,他在这么一个复杂的故事面前,没有采用平面叙述的惯常手法,而这也恰恰是我们许多蚂蚁小说作者经常采用的手法,而是以“我”的内切入法来叙述这个故事。这样就节省了大量笔墨,也显现出真实的一面。并且,作者以女主人公的名字作为作品题目,读后才让读者恍然。这个错综复杂的故事也就深刻地印在了读者心里。个人觉得,这样的笔法切入和情节安排,是值得蚂蚁小说作者们学习借鉴的。

作者的另一题是《大舅的记性》。大舅有什么样的记性呢?读了作品我们知道,大舅由于老伴过世,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应有的记忆,几次都在街上走失了,给他买了手机,以方便他打电话让家里人接,可那些精心选择的号码,如8个0,大舅就是记不住。还糊涂地说:“我一紧张,忘了先拨哪个零了。”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作品层层铺垫这种无奈的情绪。最后还是女儿找来的心理学家王教授,给他们找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与大舅一番交谈后,重新写了一个号码,使大舅再迷路时准确无误地给家里打来了电话。因为那个号码不难记,19731998,两组数字都与大舅与大舅妈有关,一个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一个是大舅妈去世的日子。就是这么一个平常的故事,作者不动声色地娓娓讲来,及至最后,当我们读者都明白事情的真相时,感情脆弱的读者真会掬一捧泪了。这篇作品的方法我觉得也值得蚂蚁作者学习,就是层层递进法,逐步推进故事情节和主人公情绪,到结尾揭开谜底,让读者恍然大悟,击节赞叹。另外就是作品的转折描写,或者以对话为转折句,或者以叙述语言来转折,显示了马长山老先生驾驭这种文体的高超能力,而这也是值得我们细细揣摩的。同时,作品还运用了夸张,一个电话号码居然让大舅背了一个晚上,以及不知道先拨八个零中的哪个零好等等。这种夸张配置到结尾的辛酸,就更彰显出了作品苦中有泪的艺术魅力。

另一篇《再婚的难题》我就不再评论了。我与马老先生不认识,但我对他很敬重,知道他为蚂蚁小说(闪小说)作了许多事情,作出了很多贡献,也积极参与了他组织的几次蚂蚁小说(闪小说)的重大活动。此次读他的三题作品,是有感而发。不足之处,还望马老先生海涵。

 

附:琳

作者:马长山

 

琳带着儿子趴在我的身上哭得死去活来。

虽然我已经去世了,但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因为我对不起琳。

我上个月秘密转移了七百万资金到霞的账户上。

我准备与琳年底前分手。霞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

琳对此还一无所知。这个傻女人。

五天前,一场意外的车祸要了我的命。

本来是全家驾车到延庆一个老同学家串门。琳和孩子突然不想去了。

我不能爽约呀,只能自己去了。

刹车在高速公路上失灵,连人带车掉进山底。

这不,我现在正躺在殡仪馆与琳和朋友们告别呢。

我被推进焚尸炉时,琳突然一个人朝我奔了过来。

想不到琳这么重感情。

“对不起,”她伏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是你把我副到这一步的,我只好让你先走了。”

我敢打赌,全场没有一个人听见了这句话,除了我。

《小说月刊》2010年8期

 

大舅的记性

作者:马长山

 

大舅今年整六十了。自打几年前大舅妈因乳腺癌过世后,大舅好像丧失了记忆,告诉他什么事情都记不住。大舅好几回在街上都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最终还是警察把大舅送回了家。

女儿给大舅买了手机,让他迷路以后给家里打电话。

大舅记不住号码。

大舅的二儿子带回一个好消息:市电信局允许用户自己决定全部八位数的号码,他抢先登记了“00000000”这个紧俏号码。

“这下好了,以后咱爸再也不会忘电话号码了。”大儿子笑着说。

大舅背了一个晚上,然后保证他已经完全记住了。

大舅又在大街上迷路了。派出所的警察把大舅送回了家。

“爸,您老连这八个零也没记住?”二儿子没好气地问。

“记是记住了,我一紧张,忘了先拨哪个零了。”

女儿找了心理学家王教授到家跟大舅聊聊。

王教授单独与大舅谈了两个小时。临走时,王教授说出一串数字,让大舅的女儿用这个做电话号码试试。

当二儿子把新号码写到纸上递给大舅时,大舅看着那八个数字,号啕大哭起来。

“我记住了。”大舅边哭边告诉孩子们。

奇迹发生了。大舅确实又走失了几次,但每次他都准确无误地往家拨通了电话。

那个号码并不好记:19731998.

我大舅与大舅妈于1973年结婚,大舅妈1998年因病去世。

《小说月刊》2010年8期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a75bc50100kzao.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