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梦  

2009-08-11 19:22:20|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环梦

 

/吴宏鹏

阿诺瓦提匆匆行走在羊肠小道上。

    当他经过一棵大树旁边时,树顶突然掉落一个巨大的红漆棺木,不偏不倚,砸到他头上。

    阿诺瓦提的灵魂飘出身体,变成一只猴子。这猴子跑到大城市里,到处掠夺,不论吃的、穿的、喝的、还是钱财女色,他都要。

    奇怪的是,人们不仅丝毫没有对他的行为表示不满或者厌恶,反而个个面露微笑,毕恭毕敬,似乎被他掠夺是件很荣幸的事情。

    猴子于是更加得意忘形。

    当猴子再次把右手瓜子伸向一位身材高大且亭亭玉立的金发女郎胸部时,她突然重重地甩出一巴掌,同时,圆睁双眼,咬牙切齿地说:“畜牲!”

    这一巴掌把阿诺瓦提打醒了。

    可接着,新的苦脑向他袭来:他正被压在那个棺木下,阿诺用尽全身力气挣扎,企图从棺下脱身,可惜浑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劲儿,情急之下,就高声呼救,然而,他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竟然只是简单的啊啊啊。

    突然,啪,阿诺再次遭遇了巴掌的袭击,并且听到由远及近的一个熟悉的声音:“醒醒,醒醒,阿诺瓦提。”

    阿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妻子正注视着他:“亲爱的,请原谅我的鲁莽,你把我吓坏了,你知道,我很胆小的。”

    “哦,谢谢,谢谢,是你,把我从棺木下解救了出来。”

    “什么棺木,阿诺,你别再吓唬我,我会受不了的。”

    “没什么,没什么,妮莎,这只是一个梦,一个可恶的梦。”

    阿诺把那个梦简要地叙述了一遍。

    “你是说,一个棺木落到你身上?

    “不,不,是砸,砸到我头上,你知道那会有多疼痛。”阿诺双手举过头顶,不断地做着模拟动作。

    “阿诺,你别打岔了,砸到头上和落到头上还不是一回事。”

    “不,不。”阿诺的脸涨得通红。

    突然,他停止了说话和动作。

    “你没事吧?”妻子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没事,妮莎,你的话启发了我。听着,一个巨大的棺木,落到我头上,对,对极了,一个大棺落到我头上,大官,妮莎,听明白了吗?

    “哦,明白了,我简直快疯了,阿诺,你要当官了。”

    “听着妮莎,不能高兴过头了,这仅仅是一个梦,一个梦而已。”

    “是的,可是阿诺,你常说的,人生不可没有梦,不是吗?嗯哼?”

    “哦对,好极了,妮莎,你又一次启发了我,现在,我的情绪和你一样高涨,我强烈建议,为这个梦干一杯,现在。”

    “好主意,亲爱的,可是我现在更想做另一件事。”妮莎说完,飞快地向阿诺的左脸颊吻下,声音短促而响亮。然后,欢天喜地地下床张罗去了。

    “可是没有酒,阿诺,你知道的,买一瓶酒起码得花掉我们一餐的费用。”妻子的声音伴着一阵阵油烟味儿飘来,房间和厨房之间,只是用一些不整齐木板随便隔开,屋里到处可以找到油烟的影子。

    “会有的,亲爱的,一切都会有的。为了我们的好心情不至于被酒精麻醉掉,我提议今晚以水代酒。”

    “哦,真是个不错的主意,我完全同意。”

    夫妻俩,以白开水当酒,狂欢到天亮。

    因为有了梦,阿诺瓦提往后的日子过得特别有意义,快乐和自信,简直和他形影不离。 

十年后,阿诺当上了州长。

“该死,你应该自觉点。”说这话的是个讨厌的家伙,是的,极其讨厌,居然用这样的语气和州长说话。(哦,应该纠正一下,是前州长。)

然而,阿诺瓦提不得不正视现实,他这才发现,除了值班大楼,其它房间都已经熄灯。

阿诺很不情愿地趴到床上去,却无法阻止自己继续浮想联翩。

阿诺终于明白那第二个梦的意思,只是有一点不太明白,究竟那个连环梦是上天给自己设下的圈套,或者是在揭示着什么,亦或是警示?

“熄灯,熄灯,1057号,你这个混蛋!”那讨厌的声音又在窗外响起,非常刺耳,阿诺吓了一跳,他可不想吃他一棍子,慌忙啪地关了灯。

对,潜意识,是潜意识,它转化为梦,把自己深藏于内心深处的野心,演绎出来。

遗憾的是,梦中那个金发女郎一直没有出现。

假如在适当的时候,出现这么一个金发女郎,给自己一巴掌,不,不需要一巴掌,只需骂一句,哪怕是轻轻的,就够了,事情就不会变得这么糟糕了,阿诺坚信,自己一定会警醒的,一定会。

一切皆已时过境迁,现在,唯有希望妮莎在外面能把日子过好。

--------------------------------------------------

--中国作家网审核通过,于“原创快览”展示。

http://www.chinawriter.com.cn/yc/2009/2009-08-11/29792.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