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转】二宝/文:贾淑玲  

2009-06-08 11:40:54|  分类: 文友精品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二宝

作者:贾淑玲  2009-5-3 14:20:00

 

         二宝,是谁呢?别人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呢?我也不知道。这只是我为了方便记忆,随便给他起的一个名字。于我,名字也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对于特别的陌生人,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阿猫阿狗,想到谁,便在头脑中有个固定或者模糊的形象。 

 当二宝又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我之所以说又,是因为有十年光阴的隔离。十年,改变了小村的外观;十年,送走了村里的多位老人;十年于我是从一个爱幻想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二宝的出现,让我对这所有的变化都视而不见,一下子把我的记忆拉回十年前。 

 十年前的二宝和我眼前的二宝并没有什么改变,那身上的棉袄总是象跟不上他成长的速度似的,衣襟永远在腰间翘起,裤脚也总是在脚踝之上。他的头习惯性向左偏,用眼角的余光无所顾忌的盯着你上下打量,仿佛怎么努力都睁不大的绿豆似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打量的同时,头一歪一歪的,眼神是那么执着。偶尔会自言自语,或是对着你说一些他一个人的话。不时的抬起衣袖擦拭一下要流进嘴里的鼻涕。别人都笑着叫他傻子,或者呆子,或者直接喊他一声喂。从那时起,我在心里叫他二宝。 

 眼前的二宝仿佛只是被时光老人放大了一圈,又送回到我的面前。看到他,我竟然莫名的开心,只因为他还活着。他和他的那间四面透风的土坯房一样,经历过时间与风雨,依然好好的。在这个小村里,唯有他与他的土坯房能最直接打开我的记忆之门,也只有他和他的土坯房能让我忽略十年的光阴,让我觉得时间的宽容。  

  听邻居们说,二宝原来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因为他的智障,爹妈对他特别疼惜。只是后来二宝的母亲因为染上赌博的坏习惯,对家的责任感在赌桌上连同金钱一起输得精光。二宝的父亲是一个懦弱的男人,他劝阻不成,竟也被二宝的母亲拉上了赌桌。这个可怜的智障孩子便没了依靠,生活起居也无人照料。后来,二宝的母亲为了能有更多的钱,走进了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走进了男人们的视野,做了一个小姐。二宝的父亲拿着二宝母亲用身体换来的钱,整日喝得大醉,醉了就睡,睡醒了又喝,喝完了又醉。二宝也便成了他酒醉后的出气筒。再后来,二宝的母亲便不寄钱了,渐渐的便没了一点音讯。 

  我常常在想,这一切,都是二宝无法左右的,上天赐与他什么,他便默默的接受,连一点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因他是一个智障的人。遇到委屈,他无从诉说,更无从申辩。大好的青春年华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重要的,而对于二宝来说,每一天都一样,每一年都不会有什么不同。 

 别人笑着问二宝:“喂,你今年多大啦?”那笑着的面孔分明是在拿他开心。每每这时,二宝就会举起右手,伸出三个手指向问他的人摇摆,含糊的说:“三,三十了……”说完咧嘴一笑,问他的人仿佛也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和朋友去小村不远的小镇,竟然发现二宝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小镇的一家早点摊前,傻傻的望着刚出锅的肉包子发呆,就那样直直的站着。我和朋友走过去,向卖包子的老板买了几个包子,递给二宝,二宝接过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卖包子的老板疑惑的说:“他在这儿站了一早晨了,你们认识啊?”我们说:“是,是,他是我们的老邻居。” 

   朋友带着我重游小镇,十年的变化让曾经到过这小镇的我感到惊讶。漫步到新修的小学校门口,竟然又与二宝不期而遇了,他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个书包,上面印有卡通画的图案,书包很小,背在他高大的身体上,竟然显得那么的滑稽可笑。他默默的注视着在操场上玩耍的孩子们,眼神分明写着渴望。我的心突然的一紧,一个三十岁的智障男人背着一个小书包,站在一所小学门口张望,这片断如定格般,每每闭上眼睛就会在我的脑海中闪现,越来越清晰,清晰的让我有了疼痛的感觉。 

   一日,二宝路过门前,我把房间里的一些糕点拿出来给他,他却头一歪一歪的笑着跑开了,边跑边含糊的喊着:“家有、家有……”我愣了,突然似乎明白了过来,二宝有的东西,他不会再要。我现在只是希望我的举动没有伤害到他。我应该把他当成一个正常人来对待,平等才是对他的尊重。这个世界上,健全的人们欲望膨胀,仿佛永远都没有满足的时候。二宝懂得的,常人未必真的懂。 

   这里的三月,有太阳的时候温暖如春,北方天气还很寒冷。大家站在池塘边闲聊时,看到二宝从远处跑了过来,手里举着一样东西边跑边挥舞,嘴里含糊的大喊着:“电话,电话……”大家的视线都被他吸引,等到他跑过来的时候,兴奋的举着手里的电话骄傲的说:“我有电话!”大家都笑了。而我细看,那只是一部玩具手机模型。他把电话贴在耳朵上细听了一会儿,然后冲着大家一阵笑,边笑边说:“我妈,我妈打电话……” 

   周围的人是笑着的,二宝也是笑着的,我的心里却一阵阵莫名的酸楚,泪一下子涌了上来。原本以为,二宝的快乐幸福就是吃、喝、睡,就是一呼一吸,我错了。他有他自己的世界,在他的世界里,依然有渴望,有向往,有思念,也有牵挂。 

   我转过身去,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让泪水不至于流出来。那种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自然状态也只能是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有的,我努力的伪装,我怕,我怕周围笑着的面孔们看到我的泪水而惊讶,我怕他们问长问短,我无从解释而尴尬,更怕这原始的一种本能的情感在别人的不解中变了味道。 

   我以为我看淡了一切,我以为对世事有了基本的免疫力,我又一次错了。我用力掐了一下自己,让疼痛瞬间占据我的所有感觉神经,至此,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善感与娇情。

    当我离开小村的时候,我望着二宝那四面透风的土坯房,默默的祝福,祝福他一切都好。 

崽崽点评:
 
作者的立意与表达都超出了一般,让我来评点,我还不好意思.我只能说,很好,多加努力,皇天不负有心人.如果硬要我提意见的话,文中作者与二宝是同村人,又十年不见,这是要花几个字交代清楚的.人们常说的作品硬伤,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硬伤.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