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转】新郎与逝去新娘在殡仪馆内举行结婚典礼(图)  

2009-11-12 07:57:4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腾讯首页/新闻中心http://news.qq.com/a/20091111/000371.htm

【转】新郎与逝去新娘在殡仪馆内举行结婚典礼(图) - 吴宏鹏 - 吴宏鹏的博客

新郎望着自己的岳父岳母。他胸前戴的那一抹红色,从没在殡仪馆出现过

【转】新郎与逝去新娘在殡仪馆内举行结婚典礼(图) - 吴宏鹏 - 吴宏鹏的博客

神父宣布:余亮和张金莹正式结为夫妻,愿上帝祝福他们

【转】新郎与逝去新娘在殡仪馆内举行结婚典礼(图) - 吴宏鹏 - 吴宏鹏的博客

余亮终于抑制不住,掩面而泣

 

昨日上午,在郑州市殡仪馆进行了一场特殊的婚礼。新郎余亮与躺在“水晶棺”内的新娘在牧师的主持下完成结婚典礼。

特殊的婚礼

葬礼上,牧师问:“你愿意吗?”

牧师的声音在空旷的殡仪馆里很清晰:“余亮,你愿意娶张金莹为妻,并爱她一生吗?”

“我愿意!”

昨日上午9时30分许,西装笔挺、戴着新郎礼花的余亮,说出“愿意”两个字时,他的新娘并没有站在身边,而是静静地躺在身后的“水晶棺”中。

这是一场特殊的婚礼,在郑州市殡仪馆。

一个巨大的“奠”字,和一个扎眼的花圈,就在余亮身后。他无法给新娘戴上戒指,更无法亲吻她的新娘。他只能不时将视线,温柔地投向水晶棺正前方,新娘的遗像。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去拍婚纱照。

恍惚中,他听到了牧师的声音:“你们正式结为夫妻。”

他终于给了她一个仪式,一个做梦都想给却从未想过在此举行的仪式。

他知道,接下来就是葬礼了。他看得出来,牧师有些紧张,他也未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一段悼词之后,他的新娘便被哭泣的亲友们围了个水泄不通。他是不能哭的人,还要安慰她的父母,他们已经年迈,承受不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在他们之后,余亮最后一个和他的新娘告别。他突然有一种冲上前去亲吻新娘的冲动,想试试看,是不是一个吻就能把她从沉睡中唤醒。冰冷的水晶棺,使他意识到,那个善解人意的女孩,那些美好的时光,再不会回来了。

要送别了。到火化间的走廊,才20米长。他尽量走得慢些,如果能走200米、2000米……该有多好。

他最后又看了一眼。

曾经的甜蜜

他和她是典型的一见钟情

余亮,新郎,四川成都人,在乐山一家笔记本电脑行做销售。

张金莹,新娘,河南郑州人,在郑州一所职业技术学校上学,基督教徒。

2003年12月,余亮到郑州服兵役。2006年12月,两人确定恋爱关系。2009年4月,两人在成都订婚。2009年8月,两人领了结婚证。2009年11月8日,张金莹因突发性癫痫病在郑州去世。2009年11月9日晚6时,余亮连夜乘飞机从成都赶到郑州。

他点上一根烟,开始回忆那个美好的女人。他和她是典型的一见钟情。

2006年12月1日,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在一个化妆品专柜工作的她。他约她共进晚餐,在一家西餐厅。第一眼,他就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一顿饭吃完,他就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单纯、善良、善解人意的女孩。

她对他也有了好感。那一晚,他不知道发了多少条短信,直到天亮。他们迅速坠入爱河。

然而,在各自的父母看来,这并不是合适的姻缘。

他比她小两岁,四川人,很可能没有稳定的工作。在她的父母看来,备受娇宠、身体不好的女儿,要远嫁他乡,是一件可怕的事。

他的父母也不理解。一个年龄比儿子大、患有癫痫病的女人,要嫁给自己的宝贝儿子,是不可想象的。

爱情并没有因此而终结。每天电话联络、每周见一次面,直到2008年12月他退伍回到乐山时,两人的爱情,已被双方父母所接受。

4月,他们订婚了。此后不久,他的母亲因心脏病发作去世,她曾怀疑是筹办婚事累的,自责不已。8月6日,他们在四川领了结婚证。那天,是他第一次从丧母之痛中走出来,那是他最高兴的时候。

是的,法律意义上,他已经娶到了这个善解人意、独一无二的女人。

突碎的美梦

要穿婚纱了,她却走了

指针滴滴答答走着,余亮的手上,戴的还是订婚那天他们买的情侣手表。

领结婚证那天,他们说了很多。他说,仪式最好在一个度假村或是别墅举行,在绿草地上,穿着婚纱的她一定像个天使,是最美的新娘。他知道,她一定不会有异议,她一向都听他的。她最向往的婚纱照还没有拍,她都没说什么。

事实上,他已经想好了拍婚纱照的时间和地点,就在今年年底,在成都。那时,她已经从学校毕业了,可以到四川来工作,和他一起,开始真正的两个人的生活。那时,成都已是绿草成茵、花开遍地了吧。站在成都的任何一个地方,穿着婚纱的她,一定是美丽的。或许,她还可以用从学校学到的技术,给自己化妆、做造型。

只是,他未曾想到,他所幻想的一切,已经永不能实现了。

11月7日晚上11点,她给远在乐山的他打电话时,还在说:“别想太多,早点从阴影中走出来。妈妈也会希望你坚强。”他则像以往一样,让她记得吃药,早点休息。

灾难以一种他未曾想到过的方式来临了。

11月8日下午,他接到了岳父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岳父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小莹病了。凌晨5点,我们都在她姐姐家……不知道。你快来吧。”他一边自我安慰“不会很严重”,一边匆忙赶往汽车站,准备先回成都,再飞往郑州。

下午7点半,还在汽车上的他,再次接到了岳父的电话,“你做好心理准备吧,她,快不行了。”

他头脑中一片空白。

9日下午6点,他见到他心爱的女人时,她已经孤单地躺在殡仪馆的水晶棺里了。岳父母问他有什么要求,他原本希望带她回成都,回他们的家。但他想,她应该更愿意在她的家乡安睡吧。

不腐的誓言

办完婚礼,“他们”还要去度蜜月

要做什么呢?他突然很冷静。他要给他的妻子一个婚礼,让她披上洁白的婚纱。这是他的心愿,他知道,也是她的心愿。她曾说,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第一次穿上婚纱之时。

11月10日凌晨,他在冷清的街头,挨家疯狂地寻找婚纱店。不知道跑了多少家,全部都关门了。最终,他把朋友叫起来,在朋友的婚纱店里挑选了一件白色的婚纱。

殡仪馆是岳父母他们联系的。听殡仪馆的师傅说,他在这儿待了7年,从未见到、也未想到有人会在这么悲戚的地方举行婚礼。是啊,谁会想要在这儿举行婚礼呢。如此悲哀。

回到殡仪馆,在换衣间,他亲自给自己的新娘换上美丽的婚纱。化妆师天亮就来了。最专业的化妆师,要在婚礼前,为最特别的客人化上最美丽的妆容。

他就这么看着,化妆师在她苍白的脸上涂抹,给她涂上烈焰般的红唇。她的脸庞那么美丽,一如她曾经幻想的那样。即便在这里,她依然是他最美的新娘。

只是,没有蜜月了。她曾说过,最想去韩国度蜜月,她不在了,那就让他带“她”去吧。

等这一切结束了,他就去韩国,带上她的照片,去他们梦想的地方。(河南商报)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