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宏鹏

闪小说、寓言、小小说、赏析评论

 
 
 

日志

 
 
关于我

原名吴雄飞,泉州市作协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自2007年始,先后在海内外各大小刊物及多种图书上发表过闪小说、小小说、寓言、赏评约二十余万字。分别获首届、第二届、第三节中国闪小说大赛铜奖、银奖、金奖。2010年中国蚂蚁之星擂台赛10星座奖。于2012年5月,出版了蚂蚁小说文集《不肯下跪的羔羊》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转】蚂蚁小说映衬大千世界——《蚂蚁小说作品选读》简析   

2008-12-29 15:07:33|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蚂蚁小说映衬大千世界

——《蚂蚁小说作品选读》简析

文/田洪波 

【转】蚂蚁小说映衬大千世界——《蚂蚁小说作品选读》简析   - 吴宏鹏 - 吴宏鹏的博客

    小小说作家网专门为蚂蚁小说辟出版面,应该说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一种新的文体的形成和壮大乃至成型,需要这样的条件元素。特别是蚂蚁小说版的王豪鸣、余途、刘吾福、段国圣、禾刀等五位版主,身先力行,勇于带头进行创作实践,并就蚂蚁小说的文体特征、字数要求等内在要求展开过多次讨论。目前,蚂蚁小说版已团结了一大批有志于蚂蚁小说创作的作家,精典之作层出不穷。

    2007年度小小说表扬栏榜上,王豪鸣赫然在目,其入选资质为:在小小说作家网上开设蚂蚁小说专栏。在蚂蚁小说版他发布了《蚂蚁小说作品选读》(以下简称《选读》)专贴,将加精作品按编号形式逐一选入,一为条件成熟时出版《蚂蚁小说作品选》作准备,二为各报刊选稿提供便利,受到广泛关注。近日抽出时间,仔细研读了《选读》上的作品,颇有感受,作一简要分析与大家共同学习,不当之处,多请赐教。

    目前,《选读》作品已编号至338。纵观这300余篇作品,可以归纳为五种类型,即哲理的映照、隐喻的再现、讽刺的利刃、现实的警醒、妙趣的景象、凝重的写照。可说是各有千秋,映衬大千世界生活。

    哲理的映照。这方面表现突出的作品有周海亮的《鸟语者》、林芳萍的《谁之过》、连俊超的《日记二号》、余途的《剪刀》、杨雅锟的《羊咩之死》、禾刀的《错位》、《鬼灯》、《证据》、《失眠》、《肉瘤》、深山小沙弥的《杀手》、 雨中愁的《影响》、郜振国的《疑》、小四的《小偷》、懒得默神的《鸡鸭遍地》等。这些作品以现实生活为故事发展背景,嵌以作品哲理性的思考。如林芳萍的《谁之过》,讲述上帝派狼管理羊,并最终导致羊们遭受更灭绝的杀戮的故事。掩卷思索,生活中腐败之领导打压群众、贪污受贿肆无忌惮的现象不是每天都发生在我们周围吗?越是举报越是没有好下场的事也是屡见不鲜啊!而有“上帝”作后台,“狼”自然不怕“羊”个球!余途的《剪刀》讲述“我”借了邻居一把“剪子”去送还,主人却已搬家,新邻居勉强收下剪子并最终给“我”,告诉“我”说剪子的主人说剪子不要了的故事。剪不清理还乱的婚姻生活,通过一把剪刀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杨雅锟的《羊咩之死》叙述主人公为实现理想而做出的选择。最终理想实现,主人公却因为劳累饥饿而死,到死也没有选择该走理想的三个叉路中的哪一个。禾刀的《错位》反映了好心人却未必有好报的尴尬。而“不孝就是鬼”则是《鬼灯》阐述的主题。深山小沙弥的《杀手》喻示了生活中真正的“杀手”是自己的哲理。雨中愁的《影响》阐释了贯性的思维方式。郜振国的《疑》揭示了夫妻之间的信任与不信任的潜意识的作崇。

    隐喻的再现。这方面的代表作有连俊超的《日记三号》、王豪鸣的《刺激》、《中奖》、 刘吾福的《上帝的话》、英轩的《一级保护动物》、苏平的《我需要一块石头》、 契凡的《看不见自己的影子》、吴宏鹏的《蜕变》、 叶孤的《勇气》等。文学作品中的隐喻就是将未知的东西转换成已知的术语加以传播。由于隐喻按照联想关系运作---即它们把未知的东西嵌入一种新的联想关系,未知的东西由此获得部分新的意义。它常要求一种积极的、富于想象的解码行为,读者不得不去发现哪个特征才能进行有意义的置换。连俊超的《日记三号》讲述自己走路姿势被别人讥讽为“难看”,进而“我”也看不惯别别人走路姿势的故事,暗喻从众心理的一种盲目行为。王豪鸣的《刺激》揭示人们平淡生活下的一种奇怪的“恐慌”心理。刘吾福的《上帝的话》暗喻一旦由强转弱必将被原先的“弱”所餐食的真理。苏平的《我需要一块石头》喻示人在可行条件下的一种奇怪的“不可行”。契凡的《看不见自己的影子》喻示生活中的一种可怕的看不见自己的影子却从母亲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的一种畸型盲从。叶孤的《勇气》喻示一种轮回的报复。

    讽刺的利刃。讽刺向来是文学作品的强项,而蚂蚁小说的特性使其更具讽刺的快捷条件。这方面的优秀作品有段国圣的《事情搞大了》、《杨老板打了一个喷嚏》、刘吾福的《汪汪》、马向民的《局长夫人》、林芳萍的《报销单据》、蹇艳伟的《捐》等。其中,段国圣的《事情搞大了》最具代表意义。小说讲述在招商引资的号召令下,本是一句玩笑话却被当成可操作的一次投资行为,最终无法收场,只好以一份报告向上告知欲来投资者出车祸身亡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是一种放大的鞭挞,一种呐喊式的遣责!刘吾福的《汪汪》呈现给我们的是一幕轻松喜剧。小说写了张三为阿谀局长,借其“千金”雪儿生日之际,偷塞红包,末了“千金”雪儿却是局长的一只宠物而已的故事。人物刻划活灵活现,尤其是结尾张三学着雪儿冲局长“汪汪”叫了两声,把张三等同于局长的一只“狗”的嘴脸鲜明地勾勒了出来,让人不禁哑然失笑,唾之致极。马向民的《局长夫人》、林芳萍的《报销单据》都以一种报告的别开生面的表现形式,对生活的各式错位行为进行一针见血式的批判,令人警醒。蹇艳伟的《捐》则更让人对主人公充满了悲悯式的同情。小说讲述了“我”本对摊派式的捐款行为表示愤慨,却由于在局长面前聆听了“上升到政治高度”的教诲,从而愿意再捐五十元的故事。“多捐自愿”的招牌下映照的却是人被迫的“卑躬屈膝”。

    现实的警醒。文学创作总是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借其生活本质阐述一种振聋发馈的“呐喊”则是蚂蚁小说的另一个突出特点。这方面的代表作有刘吾福的《英雄最后的一句话》、凌鼎年的《洪画家夫妇》、禾刀的《服从》、汤其光的《也好》、小四的《钱》、李家法的《噩梦》等。 刘吾福的《英雄最后的一句话》讲述记者欲从受伤的英雄口中听到豪言壮语,却只是听到垂危的英雄喊了一声“妈”的故事,给予生活中想当然“设计”和“预测”有力的“回答”。 禾刀的《服从》对生活中的麻木现象发出了愤怒的“呐喊”。作品通过“我”说什么妻子都是“好吧”的“温柔”服从,直至最后提出离婚也是一句“好吧”的描述,将人的劣性进行了充分展示,人物内心的矛盾刻划得十分精彩。汤其光的《也好》讲述张老师六十大寿时与在座学生当下发展进行对话的故事。无论是做生意发了大财的,还是当了官光宗耀祖的,张老师均为学生的“进步”感到高兴,唯独对最得意的当年门生如今却做了自己的同行,送上一句“也好”。巨大的莫明其妙的心理落差导致张老师“没了笑容”,连我们读者自己也“轻松”不起来了。我们不由要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世态变化观念呢?

    妙趣的景象。蚂蚁小说虽然受篇幅所限,无法尽可能多地展示生活的全部,却也能够利用自身短小的优势,将生活进行浓缩式的、活灵活现的描写。其浓郁的生活色彩和妙趣的景象依然会让我们读后忍俊不禁。这方面突出的作品有冷月潇潇的《幸福》、lixinghua的《风雨同舟》、欧阳明的《送客》、梅树的《喜事》等。冷月潇潇的《幸福》将一对聋哑老年夫妇在公园中散步的幸福景象鲜明地表现出来,让人生出对广博的爱的世界的无限向往。Lixinghua的《风雨同舟》中的人物以“风”和“雨”来代替,将母亲劝一对闹矛盾的小夫妻的生活场景描写得十分维妙维悄。而结尾母亲的“田地正缺水呢”揭示了全篇主题,并与“风”和“雨”的人物名称遥相呼应,突出了喜剧效果。欧阳明的《送客》则以简洁的笔法,通过对话的方式,塑造了两个“亲家”的鲜明形象。语言干练、生动,富有生活气息。梅树的《喜事》表现了生活中的一种真情。讲述了“老王”在同学聚会中因为中年丧妻而被人认为是“人生一大喜事”,不由大怒,并黯然神伤,潸然泪下,却无心插柳柳成荫地触动了全市有名的富婆李莉的心弦,继尔与之结成百年之好的故事。结尾时李莉的话点亮了全篇:“能为死去一年的妻子流泪的男人,如今可不多了……”。使我们不由为“老王”的最终结局感到欣慰。

    凝重的写照。蚂蚁小说在表现凝重的主题上也显现了很大的优势。这类题材的蚂蚁小说总是在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语”之后猝然截止全篇故事。突出的作品有刘吾福的《摸》、《孝》、余途的《断颈老人》、英轩的《花裙子》、溪畔的《太阳花开在猪圈里》、叶孤的《等待郭多》、莫青虹的《跪》等。刘吾福的《摸》是一篇振聋发馈之作。全文仅200余字,记叙了梁子到南方打工,因为老板赖账,两手空空回家后母与妻截然不同的态度。妻子要“摸”出的是钱,而老娘欣慰地摸出的却是儿子完好无损的“身子骨”,结尾梁子的那句撼动人心的“娘啊”使全篇充满了悲情式的撼人心肺的震撼力。余途的《断颈老人》叙述一对恩爱夫妻中男方因为去捡拾梦中去世的老伴失落的手帕而将在战斗中都不曾断过的脖颈摔断的故事。读后感觉到心里有一种沉甸甸的一种“痛”在冲撞心胸。英轩的《花裙子》和溪畔的《太阳花开在猪圈里》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叙述为自己的“理想”的实现所表现出的一种心境。《花裙子》中的曾珍为的是在捐献来的旧衣服中找到渴望的一件花裙子,而《太阳花开在猪圈里》中的女孩则是在自认为幸福的猪圈里享受着自己的快乐。我们不由为曾珍的“命运”慨叹,为女孩的自足欣慰。

    《选读》还收入了许多探索性之作,如叶孤的《你出嫁那天》、余途的《去远方》等,可看作是一种有益的尝试,值得赞赏。

    由于本人学识所限,有评点不到位的地方,还希望多多鉴谅。

文章引用自:
分类:洪波随笔

-------------------------洪波之声,真名田洪波,在《短篇小说》、《青年作家》》、《草原》、《朔方》、《小小说月刊》、《百花园》、《芒种》、《小说月刊》、《天池》、《羊城晚报》、《讽刺与幽默》、《新课程报语文导刊》、《杂文选刊》等全国百余种报刊发表小小说等作品300余篇。其中,小小说《玻璃心》获得全国第五届小小说大奖赛一等奖,《斜坡》等三篇小小说被选入《小小说选刊》。中篇小说《一院经理》获《芙蓉》全国中篇小说处女作大赛三等奖。结集出版小小说集《第N次约会》、《兄弟》(合集)。创作简历被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黑龙江作家辞典》。系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郑州小小说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鸡西作家协会理事。2008年被评为小小说“明日之星”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